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ax020.vip

我与两个男人的经验

我与两个男人的经验  我今年21岁,貌似孙佳君,身高166㎝,体重95磅,三围是34D、 22、33。   我这个身形拥有这种身材,尤其如此高耸的胸部,平日上街也会引来许多目 光的注视。   今天我有一个好重要的约会,因此穿得十分漂亮。我穿了一条白色幼吊带的 露背紧身连身裙,布料光滑且薄,前面的领口既低胸而且更是开胸的大V设计, V字的底部差不多开达肚子的位置,所以我惟有真空上阵。   幸好我胸部虽然大,却是非常坚挺,完全有资格穿这条裙子,但也因为我胸 部很大,穿上这条裙子后,几乎三份二个乳房都露了出来,而且因为质料很薄, 细小的乳头从布料下呈现了出来,清清楚楚的看到两点凸出。   裙子也很短,仅仅包过我圆浑的臀部,裙摆侧面两边也有一个开叉,叉顶开 高至差不多腰部,所以我一双四十多吋长的白晰美腿完完全全地暴露出来。再穿 上一对幼跟的高跟鞋,腿部美好的线条能令所有男人垂涎三尺。   我看著镜中的自己,长长的秀发盘上头顶,露出光滑的颈项,脸上只化了一 个淡妆,却比孙佳君还要有吸引力,这条裙子更把我玲珑浮凸的身材表露无遗。   我看看手表,也四时多了,我连忙离开。   因为我一身衣著不可能乘搭公车,所以我站在马路旁,等待『的士』,等待 期间,路过的人及车上的司机都眼定定的看著我,令我感到不自然,虽然上身因 为两点凸出,任何人都知我没戴胸围,但我怕他们也看得出我没穿内裤,这使我 非常尴尬。   不久有『的士』了,我上了车,先到市中心买份礼物,我留意到司机不断从 反射镜偷望我,把我看得浑身不舒服。   他突然问我:「小姐,你穿得这样漂亮,一会儿一定有个重要的约会。」   觉得他多此一问,但礼貌上也要回答他:「是的,我有个重要约会,现在到 市中心买礼物。」   他继续说:「你身材非常好啊!穿上这条裙子,肯定令到所有看到的男士都 流鼻血,我也看得心痒痒呢!」   我不知怎样回答他,只是答道:「是吗?」   幸好已到了市中心,我立即付车资下车,付车资的时候,他还有意无意的摸 我的手。   当我下了车,手电响起来,我接了电话后,简直无比沮丧,因为约会临时取 消了。   我漫无目的地在商场外的空地踱步,我低头看著这身装扮,我不愿立即就回 家,我想找些节目。   踱步的时候,我知道很多男人都注视著我,有些更故意在我身边擦过,想近 距离的欣赏我的身材。   这时我突然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奇怪地四周看看,我看到右方不远处有 两个熟悉的身影,当他们走近,我才认得他们。   一个高大威猛、外表俊俏的是我的初恋情人,叫阿辉。他比我大一岁,以前 读书的时候,我明恋了他三年多。我的好朋友也很喜欢他,我们两个同时向他表 白,但他选择了我的好朋友。虽然我样貌比她漂亮,却没有一点点身材,前平后 平,而我的好朋友,未算得上很好身材,但也比我好,所以我只有单恋他。   他身边那个叫阿威,我穿了高跟鞋后,他竟比我矮了一点,样子不算丑,却 稍嫌平凡。他却是单恋了我三年多,因为我只喜欢阿辉,所以没有接受过他。而 他和阿辉很好兄弟,所以我不想阿辉误会,没有给过他机会接近我。   阿辉看著我,疑惑地问:「玲珑,你是玲珑吗?」   我害羞地答:「是,我是玲珑,没见两年多,你就不认得我了吗?」   阿辉双眼发光的看著我说:「真的差点认不出你!你漂亮了很多,也变了很 多,你的身形完全不同了,我只是认得你的样子!」   阿威接著说:「是啊,我们在远处已留意到你,但越走近,才发现是你。」   我看见他们都穿了毕挺的西装,应该是刚刚下班,便问:「你们俩一同工作 吗?」   阿辉说:「是啊,我们一同工作,下班后打算一同吃饭。你穿得这样漂亮, 是否有约会?」   我无奈地回答:「本来是的,但现在取消了。」   阿辉说:「那我们一同吃晚饭,跟著上我家叙旧,好吗?」   我问:「会不会打扰你父母?」   辉说:「不会,现在我一个人住。」我便答应了。   我们去了一间高级餐厅吃饭,当我坐下来的时候,因为裙子很短,后面缩高 了,所以我是光著臀部坐在椅子上,我发现左手边那桌子的男人,全都望向我的 腿部,因为裙子缩短了,那个开叉也缩高了,整个臀部的侧面连大腿都暴露了出 来,这样诱人也难怪他们不能转移视线。   阿辉叫了一枝红酒,我们一面吃,一面谈,不知不觉我都喝了四杯,也有些 醉意。   我们离开餐厅后,阿辉选择乘搭『的士』,在车里,我坐在他们两人中间, 辉坐我右手面。   我藉著有点醉意,把头靠在辉的肩膊上,阿辉见我这样,他的左手也放在我 的大腿上,轻轻抚摸。阿威看到,也忍不住把手放在我左面的大腿上游移。   可能是酒意的关系,我被他们摸得身体发热,阿辉看我没有拒绝,便越摸越 上,摸到我的私处。我知道司机一直在看,而且我不想发展得这样快,我便推开 他的手。   他见我反抗,便在我耳边说:「不要拒绝我,好吗?我喜欢你,以前我不懂 欣赏你是我的错失,现在我作出补偿,让你享受前所未有的快乐,所以你放松, 让我给你快乐,使你享受。」   他说得太动听,而且我的确还是喜欢他,所以我不再拒绝,任他抚摸。   他把我的大腿拉向他,并使我大腿放在他的大腿上,而阿威也同样照做,这 使我双腿完全张开,幸好裙子仍遮盖著我的私处,阿辉的手就在我裙底下抚弄我 的私处。   那个司机不停从反射镜偷看我们,阿辉及阿威应该知道的,却任由他看。   阿辉轻抚我的阴毛,再慢慢摸向我的小穴,他摸到我的小穴已经湿湿的,便 向我微笑,跟著吻下来。   我也非常兴奋,因为这是我所爱的人带给我的快乐,我们的舌头互相纠缠。 阿威看到,也将手伸进我的领口内,搓揉我嫩滑而充满弹性的乳房,他一面搓, 一面吻我的粉颈,他搓著搓著,还不时转动我细小的乳头。   阿辉的手也在我阴核上磨擦抚弄,使我淫水直流,我忍不住轻声呻吟,阿辉 听到,便把一只手指探入我的小穴,我更加大声地呻吟。这时我们发现车子停下 了,而且司机也扭转头看著我们,阿辉、阿威立即停手,连忙付车资下车。   原来阿辉住在一幢私人大厦里,他住在最顶楼。当我住入他家里后,发觉屋 子很大,我想也有千多迟,装修也很美观。   我们坐到灰蓝色的梳化上,我觉得有点口干,对阿辉说:「我有点口渴,有 什么可以喝?」   「苹果汁好吗?」阿辉温柔地说。   「没问题。」   我才答完,阿威走到阿辉耳边说了一些话,我不知他说什么,跟著两人一齐 走入厨房。   我没有理会,欣赏著大厅的摆设,不久阿辉就拿了一杯苹果汁给我,我一口 气喝光整杯苹果汁,还想要多一杯,他们两个又一齐进入厨房。我不知为什么他 们这样奇怪,但因为醉意越来越浓,我也不加探究。   第二杯苹果汁我喝了半杯,跟著上洗手间。   当我从洗手间出来,阿辉开了唱机,播放著一些英文情歌,他把大厅的灯转 暗了,而且他们都脱了衣服,赤著上身。   我看到阿辉身上健硕的肌肉,竟有莫明的兴奋。我再看看阿威,想不到他也 有一点肌肉,只可惜样貌平庸,身高也矮了点。   阿辉拉我到大厅中央跳舞,他拥著我的纤腰,彼此贴著对方的胸膛,他好像 有意地磨擦著我早已凸起的乳头。不知怎的,我觉得身体越来越热,阿辉轻轻的 触碰都使我感到无比兴奋,我身体比平时更为敏感,全身有如火烧般灼热。   阿辉在我耳边呼气,还轻咬我的耳珠,我感到有如电流流遍我全身,耳朵也 是我最敏感的地方之一。他的呼气与轻咬,都使我全身乏力,我软软地靠在他身 上,浓浓的酒意、醉人的音乐、昏暗的灯光、迷人的阿辉,都使我如痴如醉。   突然间,阿威从我身后将手伸进我裙底内抚摸我的私处,我感到他把一些清 凉的液体涂抹在我整个阴部上,我想制止他,但阿辉却拥紧我。   阿威仔细地涂抹我整个私处,最后他更将手指插进我小穴中,还在里面转来 转去。虽然我讨厌他碰我,但我又充满快感,非常享受这种感觉。   但是他很快便把手抽出来,我竟然有点若有所失的感觉。而且不知怎的,我 的阴部越来越热,好像被火烧的感觉,而且小穴也非常痕痒,好像有千万只小蚁 在走动,淫水也缓缓地流出。   这时阿辉问我:「是不是觉得好兴奋,全身热烫?」   我点头。   阿辉继续说:「刚才你饮的苹果汁里,我们都放了一些令人兴奋和产生性欲 的东西,而阿威也将一些带有兴奋作用的液体涂在你阴部上,使你阴部滚烫及痕 痒。」   我说:「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即使你们加 了这些东西,也不代表我会和你们做爱!」   阿辉情深地望著我,说:「我也不想这样做,但我真的很喜欢你,以前放弃 你,我感到很内疚。我这样做,无非想令人得到前所未有的快乐,我想你更尽情 地享受我带给你的快乐,我想你和我渡过一个难忘的晚上!」   我开始被他的说话动摇,我望著他情深的目光,态度开始软化,但我仍坚持 地说:「不可以,这样发展得太快了,我们两年多没见,不可以这么快便发展成 这个程度!」   阿辉继续说:「我知你不是这么保守的,否则你你也不会穿成这样性感。」   我张大口,无言以对。   他接著说:「你也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为何不可以?」   说毕他便拥著我,热情地吻我。我想反抗,但却出不了力气,那些药力加上 酒意,使我浑身发软,而且阿辉的吻使我开始溶化,使我欲念开始上升。   他一面吻,一面褪下的的吊带,这时阿威也走到我背后,把我的裙子扯到地 上,跟著阿辉一手抱起我,走到他的睡房。   他轻轻的把我放在他的床上,我看到阿威跟著走进来,我连忙以双手遮掩胸 部,对阿辉说:「为何他跟著走进来?我只是喜欢你,不喜欢他啊!」   阿辉说:「他喜欢你这么久了,他又是我好兄弟,你就给他一次机会吧,好 吗?」   我慌忙说:「不可以!这些哪可给机会的?我不要他!我不要他!」   阿辉说:「如你爱我,也要爱我的兄弟,你不可拒绝他,今晚我们两人都会 给你无限的快乐。」   我感到很愤怒,怎可以因为我爱他,而要我和一个我不喜欢的人做爱?我宁 死也不愿。我大声说:「不!我爱的是你,不是他,我不要和他做爱,若果要我 和他做,我也不会给你!」   阿辉见我这么坚决,便不再劝我,只说:「那我就不断挑逗你、刺激你,让 你兴奋得想死,直至你答应和他做,否则我也不会给你。」   他拿出两条绳子,把我双手分别绑在床头的支柱上,跟著吸吮我浅粉红色的 乳头,又用手搓揉我另一个乳房,然后他一直吻,吻到我的私处。这时阿威走上 来,又吻又搓我的乳房,我想反抗,但双手被绑住。   阿辉分开我双腿,用手指轻轻抚弄我的阴核,我兴奋得呻吟起来。他一面轻 抚我的阴核,另一只手就在我小穴外徘徊,弄得我爱液尽流。他慢慢插入我的小 穴,我渴望他插深一点,但他只插入了2㎝左右,便又抽出来,他一直这样折磨 我。   阿威听到我的呻吟,看著我荡漾著春意的脸孔,跟著吻下来,我别过脸,他 却用双手按著我的头,疯狂地吻我,他吸吮我的舌头,又啜我的嘴唇。他吻得如 此激烈,加上阿辉的挑逗,我已无力反抗,任由他吻,因为我已全身发热,兴奋 的感觉急促上升。   阿辉仍在抚弄我的阴核,突然从下体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我自然地大声呻 吟,那种酥麻的感觉加强,我知道高潮来了,我想泄了,但阿辉突然停止动作。   我看著他,他淫笑著说:「你想泄了吗?我偏不给你,除非你答应也和阿威 做。」   我痛苦地望著他,阿威继续吻我的乳头、搓揉我的孔房,而阿辉的手指仍在 我小穴的洞口转来转去。我开始动摇,因为兴奋的感觉磨灭著我的意志,但当我 看到阿威的样子,我仍然不肯罢休。   阿辉对阿威说:「再把那些液体涂在她的阴部上,再叫她把那半杯苹果汁喝 光。」   跟著阿威又把那些液体涂抹在我阴部上,他很轻柔地涂抹,还一面涂,一面 揾摸我的阴核和小穴。快感又一下一下地冲上来,阿辉把我的头抬高,强迫我饮 光,我无奈地喝光了那杯苹果汁,不一会,体温好像又再上升,兴奋的感觉更加 厉害。   阿辉坐在我身边,一面搓弄我的乳房及乳头,一面看著我呻吟的样子,我不 敢看著他。我看著阿威把头移近我的私处,他用手掰开我的阴唇,仔细地欣赏我 的小穴,又用手轻搓我的阴核。   我讨厌他这样研究我,我说:「不要看!我不要你看!你没资格看我!快停 手!」   他望一望我,没有理会我的喊叫,跟著把一根手指插入我的小穴,随著抚摸 我阴核的节奏一抽一插,但他只是插入半只手指,弄得我极为痕痒,而淫水更疯 狂流出。   我痛苦地呻吟,阿辉从床边的小柜拿出两只震蛋,其中一只抛给阿威,阿辉 把震蛋开动,跟著一下一下地触碰我的乳头,每一次的碰触,都如电流般传至全 身。跟著他把震蛋放在我乳头上,不再移开,那兴奋的感觉不能形容,我高声呻 吟。   这时,阿威又把震蛋在我阴部游移,我兴奋得颤抖,他把震蛋在我小穴的洞 口浅浅抽插,我阴部热得发烫,淫水更不断直流;他又把震蛋移到阴核,我忍不 住叫:「噢……啊……好舒服啊……好爽啊……唔……呀……噢……」跟著又有 那酥麻的快感,我又想泄了,我双手抓紧床柱,大声地叫。   当快要泄的时候,阿威又把震蛋拿开了。   我瞪著他,说:「为什么停?」   阿辉代替他答我:「我说过只是挑逗你、刺激你,除非你答应和他做,否则 我都不会给你。」   我看看阿威,只见他洋洋自得地向著我笑。看到他这个样子,我更加不肯答 应。   阿辉见我仍是这样坚决,便说:「好!我和你再玩另一些,看你还能忍耐多 久!」   他在衣柜里拿了一块白布出来,但当他把白布打开,原来是一套衣裙,他松 开绑著我的绳子,要我换上那套衣服。因为我实在情欲高涨,今晚一定做爱,所 以也不理他葫芦里卖什么药,立即换上那套衣裙。   当我穿上后,真的不清楚这是否真的是一套衫,白色的布料薄如纱,上身是 一件幼吊带的超低胸背心,但衣服很短,只仅仅盖过我丰满的胸部。   下身是一条短裙,而且质料很轻很薄,裙摆又宽,又只是仅仅遮住臀部,只 要微微有风,就能把整条裙吹起。因为料子很薄,粉红色的乳晕及乳头,与及黑 色的阴毛都能清晰地看到,穿了等于没穿!   我望向阿辉,他拿著一支假阳具,他开动了那支假阳具的开关,那支阳具会 震动,而且龟头部份还会转圈。   他把假阳具交给阿威,叫阿威把它插入我小穴里。   阿威走到我面前蹲下,把假阳具慢慢从我小穴插进去,我忍不住又再呻吟, 但当假阳具只插入了小半支,已有点难以前进,阿威说:「你的阴道很窄很紧, 真想现在放的是我的真阳具,不是这假阳具。」不知为何,听到他这样说,我竟 有点害羞。   他稍一用力,便把假阳具全插进我的小穴中,但因为这支假阳具比较短小, 整支都进到小穴内,但在阳具的根部有一条绳子,可以把它拉出来。   那支假阳具在我洞内转呀转,感觉很兴奋。   阿辉他们穿上衣服,我问他们做什么,他说带我上街。我以为他们开玩笑, 但阿辉还未待我回应,便拉著我离开,我们走到楼下,他说乘公车到市中心逛商 场。   在出门口前,我看到时间是八时半,现在市中心一定还有好多人,我看著自 己的衣著,完全不能想像一会儿被所有人注视时的羞耻感觉,但一想到这里,我 又觉得有点兴奋。   但我走路非常困难,那支假阳具不断刺激著我,我又穿一对幼跟的高跟鞋, 我除了要忍受那种兴奋的快感外,又要使发软的双腿保持平衡地走路,真的好高 难度。   公车上有十多人,而且全部是男性,司机和他们看到我上车,都以为自己做 梦,拍打自己的脸孔。我被他们的目光看得更为兴奋。   我坐在椅子上,公车又不断摇摆震荡,使那支假阳具深深浅浅地在我洞内移 动,使我的快感加剧上升。我想呻吟,但每个乘客都在看著我,看著我修长的美 腿、看著我随著车子上下左右摇摆的乳房、看著我隐约可见的茂密森林,我强忍 著呻吟的冲动。   下车的时候,我回头看看椅子,湿了一大片,那些乘客随著我的目光,看到 这个景像,都露出淫意的笑容。我急忙下车,阿辉、阿威一左一右的在我旁边, 装作不认识我。   走到商场入面,灯火通明,我已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我虽然很不自然,但 也无可奈何。   我在商场内慢慢闲逛,而在我经过的地方,地板上都有一两滴淫水流下,有 些男人也注意到,走到我身边说:「你很正点呀!你好兴奋吗?你的淫水都流出 来了!」有些更故意走到我身边轻碰我的乳房,有的更把我撞个满怀。   我每走一步路都非常痛苦,因为我一移动,那支假阳具就深深的插一下。   当我经过一道防火门,一个男人把我推进去,然后疯狂地吻我,他扯高我的 衣服,看到我巨大坚挺的乳房,便把头埋在我两个乳房中间,他双手也用力地揉 搓我的乳房。跟著他吻我的乳房,又吻我的乳头,他用牙齿咬我的乳头,虽然有 点刺痛,却使我非常兴奋。   他另一只手不断将我的另一个乳头用力扯高旋转,再放手一弹,这些痛楚没 有令我却步,更使我欲念更加高涨。   就在我陶醉在这激情之中时,阿辉、阿威都同时出现,阿威怒骂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也被吓得立即从后楼梯逃跑。   在这激情的时候突然被人中止,我一脸不满地看著阿辉,他说:「说过要挑 逗你,当然不会令你有满足的机会,跟我走吧!」   走出商场,仍然很多男人望著我,我没有理会。但奇怪的是,他们每个一看 到我,都跟著我走,之前那些只是望望,最多擦身而过,但现在每个都走到我身 边,跟著我走。   我数一数,已有六、七个男人一面望著我,一面跟著我走,我看著他们,他 都都对著我笑,而且笑得很淫贱。有一个更把舌头伸出来,在唇边做舔的动作, 而目光是看著我的胸部。   我看到这些男人的裤裆前都隆起,兴奋的感觉使我浑身发热,而假阳具的转 动,使我的淫水更不可抑止地流出,滴到地上。   我本来想低头看看滴出的淫水,才发现原来刚才被那男人扯起了衣服还未拉 下来,整对乳房暴露在衣服外,更随著我的步伐上下地震动。我羞愧得很,连忙 把衣服拉低,我望向阿辉,他对著我笑,原来他是知道的,却没提醒我。   我忿忿地瞪著那班男人,急急地走出商场。   离开商场后,阿辉把我拖上『的士』,笑著说:「刚才的情况真是震撼,在 公众场所露出这么大的一双乳房,吸引著这么多的男人观看这个奇景,真令人毕 生难忘!」   我愤怒地说:「你还说,你明知的,为什么不告诉我?」   辉说:「这也没什么不好,好的东西应让大家欣赏,不是吗?」   他说完,便扯起我的衣服,又再把我的乳房露出来,阿威也接著把我的短裙 扯起,再把我双腿左右分开。阿辉推低我的身子,使我阴部向上,那个『的士』 司机忍不住说:「你们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当我没看到。」但他却不断从反射 镜观看著我美丽的胴体。   阿辉搓揉著我的乳房,又捏弄我的乳头,阿威则刺激我的阴核,他把那支假 阳具拉出一半,又再插入去,他不断抽抽插插,使我的淫水更加泛滥。   那个『的士』司机又说:「她刚才一直插著这东西上街吗?」   阿威说:「是啊!她还露出这对大乳房在商场走了两层呢!」   司机说:「真服了你们,有勇气玩这些玩意!」   我听著他们的对话,感到非常羞耻,但兴奋的感觉却传遍全身,我只能娇声 呻吟。   不久车子便停了,司机说:「我可以摸一摸她吗?如果给我摸过,我不收车 资。」   我看看那个司机,大约四十多岁,样子却非常猥琐。阿辉竟然想也没想,就 一口答应了。   那个司机从前座爬到后座,他立即搓揉我的乳房,嘴里还说:「我从未摸过 这么大又还充满弹性的乳房,而且还十分坚挺,一点下垂也没有,乳晕和乳头都 是浅粉红的,真是一对难得的好奶奶!」   说完便又吻又咬我的乳头,跟著又说:「你的奶头细细粒的,真是可爱。」 他又将目标转移到我的私处,他掰开的的阴唇细看,又说:「哇!这么粉嫩的小 妹妹,也是从未见过的!哇!好多淫水呀!把你的小妹妹都弄湿了。」   被这样一个猥琐的陌生人看自己最隐秘的地方,我感到很难受,但又有一种 说不出的快感。   他继续说:「你的小穴还在涌出淫水,晶莹剔透的,很可爱,很诱人啊!」   他拉出整支假阳具,再把他两只手指插进去,我浑身一震,他抽插了数下, 又加多一只手指,再用力抽插著说:「啊!你的洞穴很紧很温暖啊!」我忍不住 在他面前呻吟起来。   这时阿辉要他停止,他无奈地抽出黏满了我的爱液的手指,他把手指放进口 中,啜著我的爱液,还满脸享受。   回到阿辉家里,阿威又开了一杯苹果汁给我,我也感到口渴,大口大口地喝 光了,跟著阿辉又将那些液体涂到我的阴部上。   我真的再也不能忍受,我要做,我一定要做!既然我都被那司机用手指插过 了,阿威也看过我的私处,我为什么还这么执著呢?而且我的身体已不容许我再 这样下去,我要一支真正的阳具,用力地抽插我的小妹妹!   我对阿辉说:「好吧好吧!我给阿威一次机会,我让他插我,请你快些开始 吧!」说完,我便脱下所有衣服,赤裸地躺在床上。   阿辉骑在我身上,他没有立即插我,他又再抚弄我的阴核,阿威就坐在我旁 边,搓揉我的乳房。他用力地扯高我的乳头左右旋转,跟著吻住我,不知为何, 这时我对阿威的吻并没抗拒,还陶醉在他的吻中。我感到他这个吻充满温柔,充 满感情,我更发现他眼角渗出一点点的泪水。   我终于感受到阿威对我深刻的爱,我比较著阿辉的吻。的确,阿辉吻我的时 候,我很迷醉,但只因为他外表俊俏,而且我对他有著爱意,才会如此,但里面 却没有令我颤动的感情。   而阿威的吻却能令我深深感受到他对我的爱,是如此地真切,如此地执著, 更藉著这个吻,放任地将他的爱倾注入我体内。我开始回应著他,我伸出我的舌 头和他的舌头互相缠绕,我双手拥著他的头,尽情地吸啜他的嘴唇。   阿威初时也被我吓倒,但我深情地望著他,他便全情投入地吻我。   阿辉看到我们吻得如此激烈,便把手指插进我的小穴,快速地抽插,我大声 呻吟。   阿辉还不断搓揉我的阴核,酥麻的感觉又来了,我想泄了,阿辉今次没有停 止,继续温柔地抚弄我的阴核,酥麻的感觉流遍全身,下半身一软,我泄了。   阿辉及阿威都在看著我的小穴如小喷泉般把大量的淫水射出,当淫水出得差 不多,突然我的双腿被抬高,一支热辣辣的阳具一下子就插进了我的洞穴。原来 阿辉已忍不住了,他一插进来,就尽情地抽插,我高声大叫,阿威仍抚弄著我震 动的乳房。   阿辉非常用力,每一次撞击,都发出「啪啪」声,但不多久,阿辉便把小弟 弟抽出,在我身上射出白色的液体。   但我的高潮还未到,阿威立即躺在床上,要我从上面坐下去,我对这个姿势 很尴尬,但望到他深情的目光,我便骑在他身上。他握著自己那挺得很硬直的小 弟弟顶在我的洞口,我慢慢向下坐,很快便把他的小弟弟收藏在我的洞穴里,他 托著我的纤腰上下摆动,我也跟著他的节奏上下移动。   啊!想不到这个姿势是这么舒服,他的小弟弟完完全全进入到我的洞穴最深 处,给我带来前所未有的快感。   我的动作开始纯熟,我开始自己移动,我身子又上又落,当坐下的时候,我 都用尽气力地坐下,使他的阳具深深地用力插进我的洞穴深处!   他双手把玩著我跳动的乳房,他感到我动作开始慢下来,他要我坐著,跟著 握紧我的纤腰,前后移动。啊!这简真是更深的享受!他的阳具在我洞穴的最深 处前后移动,还触碰到我的G点,我又忍不住要泄了。   这个时候,他想拔出阳具,但已来不及,在洞内射了,他射的时候,我的淫 水刚好像巨浪般涌出,他连忙把阳具抽出,我的淫水有如没关的水龙头,急急流 泻。   跟著阿辉又走上来,推低我上半身,使我翘起圆浑的臀部,他朝著我那还渗 著淫水的小穴真插到底。他双手由我背后伸到我的胸前,用力抓紧我那前后摇晃 的乳房,而他的阳具则用力地抽插我的小穴,他撞得我的臀部「啪啪」发响。   我把臀部翘得更高,让他更容易插到我的洞穴深处,我疯狂地呻吟大叫,他 更加猛力地抽插,双手更用力地搓揉我的双乳,他更肉紧地扯我的乳头,啊……真的很爽。   这个姿势都同样轻易地撞击到我的G点,插了数十下,我又再泄了,我的淫 水疯狂涌出,随著他的抽插溅射到四周,我尖声大叫:「呀……啊……啊……」 最后他也将滚烫的精液射到我的臀部上。   阿威跟著又走过来,拉我走出露台,凉风吹著我热烫的身子,却没有吹熄我 丝毫的欲火。他推低我上半身,我抓著露台的栏杆,看著夜景,而身后就被阿威 抽插著。   在露台做爱,感觉有如在公众场所公开做爱,充满刺激感,促使我的兴奋程 度大大提升!   阿辉也走了出来,蹲在我摇晃的乳房下面,搓揉我的乳房、吸吮我的乳头, 阿威更猛力地抽插我。我抬头看到对面的大厦露台有一个男人站著,两幢大厦的 距离只有数十公尺,他完全能清楚地看到我们做什么!   我告诉阿辉,但却说任由他望。   被陌生人看著做爱,使我欲念更浓,我看到那个男人脱掉裤子,玩弄著自己 的小弟弟。我更觉兴奋,而阿威又是下下撞到我的G点,终于我又再泄了!他也 刚好把他的精液射到我的大腿上。   我站直身子,正面望著那个男人,阿威双手从我背后伸到我胸前挤压我的乳 房。   阿辉的露台有张桌子,他把我抱上桌子坐下,跟著使我双腿呈M字型张开, 而我的阴部正向著那个男人,阿辉就在那个男人面前抚弄我的阴核,因为有人在 看,我更觉刺激兴奋。   阿威也蹲在我阴部前面,用舌头舐我的小穴,阿辉站在我背后,伸手抚弄我 的阴核,另一只手则搓揉我的乳房。我故意放声呻吟,让那男人听到,只见那男 人更急促套弄自己的小弟弟。   这时酥软的感觉又来了,我抓紧桌子两旁,大叫一声,又喷出大量的爱液, 因为阿威正在舐我的小穴,在没有防备下,被我的淫水喷到一脸都是。我不好意 思的望著他,他没有生气,对著我微笑,还伸出舌头吻我的淫水。而那个男人应 该已经射了,但仍贪婪地望著我们做爱。   跟著,阿辉和阿威都和我在露台做多一次,然后才返入房间,阿辉筋疲力竭 地躺在床上上,这时已深夜十二时许了。   我和阿威走进浴室洗澡,阿威把沐浴液涂在我身上,然后又搓压我的乳房, 还给我一个深深的吻。慢慢地他的阳具又充血了,他抬起我一只脚,使我单脚站 立,他把阳具插进我的小穴,我们又激烈地做了一次。   阿辉听到我的呻吟,走了进来,看到我们这样做爱,使他又蠢蠢欲动。我和 阿威做完后,他走上前来,他叫阿威站到我身后,双手从我的腋下伸到我的胸前 把我拥紧,跟著阿辉一把抱起我双腿,使我如凌空躺著般,他把他的小弟弟又插 进我的小穴,他又是猛力地抽插,不久便又完成了一次。   这时我们真的没有力气了,我也赶著回家,阿威决定送我回家。回到家后, 我无力地躺在床上,小穴也有点痛痛的。   今天我真是过了疯狂的一天,但我没想到,原来事情还未完结,阿辉和阿威 还会再令我渡过更多个的「疯狂的一天」。如果大家想知道是什么事情,请给我 多些回应啦……